夜深人靜,陳泉收拾好桌上的材料,關上電腦,準備回家。出了大樓,他回望了一眼,仍然有幾間辦公室的燈亮著,隱約還能看到人影。樓邊的一角,一隻大黃貓正帶著小貓挪著步子走過。回到家後,陳泉迅速記下了人影、燈光、小貓幾個詞語。“很多時候靈感來了,就要馬上記下來,作為創作的腳本,就像電影里的分鏡頭腳本一樣。”陳泉告訴記者。
  陳泉筆名陳小軸,是浙江省杭州市餘杭區檢察院的一名年輕檢察官。2014年2月底,他在微博發佈了一篇名為《檢察日記——街頭採訪大家眼中的檢察官》的法治漫畫,裡面充滿了賣萌和吐槽,迅速贏得了大量轉發和評論。
  “我是在畫漫畫的人里比較懂法,在懂法的人里比較會畫。”陳泉自我調侃道。當記者問到為何用“軸”作為自己的名字時,“這個字人名上用得少,叫起來也順口,”陳泉解釋說,而且自己本身就是很“軸”的人,也有點強迫症的性格。並且,隨著自己工作愈發的忙碌,“軸”又被賦予了另一個新意思:連軸轉。
   漫畫發燒友成了檢察官
  陳泉目前在杭州市檢察院新聞辦公室掛職,9月初,杭州檢察官方微信、微博首次推出了《小軸說法》漫畫版塊,在“漫”談中普及法律知識、提供法律咨詢。後來,陳泉又推出了原創漫畫《司法考試那些事》。
  11月29日,在《檢察日報》新媒體與新媒體排行榜第三期“中國法律微信影響力排行榜”上,這幅漫畫排名檢察機關微信的單篇閱讀量第一位,達兩萬七千人次。
  在此之前,陳泉的系列漫畫《檢察日記》和《法律親子書》也在網絡上爆紅,有不少網友評論,沒想到檢察官也會賣萌。
  陳泉是個不折不扣的微博控,熟稔網絡用語的他將嚴肅的法律問題與漫畫巧妙融合,通過“Q版檢察官”透露“你不知道的那些檢察事兒”,讓很多人眼前為之一亮。不過,身為檢察官的陳泉如何走進漫畫界的?這還得追溯到陳泉的學生時代。
  和許多80後一樣,陳泉小時候“被報名”過許多興趣愛好班,畫畫班就是其中之一。他的繪畫天賦初露頭角還是上高中時,課本上的杜甫沒事就被他“加工”一把。當時最火的漫畫《灌籃高手》《七龍珠》《柯南》等,他也借過來基本看了個遍。同時陳泉也開始自己臨摹,到快畢業時,各類漫畫人物形象已是信手拈來。
  2006年,陳泉考入浙江理工大學,本來想學習工業設計的他,卻陰差陽錯被調劑到了第二志願的法學專業。從高中時學理科到偏文科的法律,陳泉慢慢適應著不一樣的學習方式。
  對當時的陳泉來說,不論是律師還是法官、檢察官,都是“高大上”的職業。但在大二到大三期間,陳泉先後去了律所和企業法務部門實習,這讓他真槍實彈地接觸和感受到了法律的魅力,加上從事法律工作的父親也給了他不少影響,“做一個法律人”的想法逐漸開始在陳泉心裡扎根。
  在大四那年,陳泉將心思全部放在了準備司法考試上。厚厚的“三大本”,各科的錄音,成了他學生時代最刻骨銘心的記憶。司法考試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陳泉以高分一次性通過。找工作時,陳泉便毫不猶豫地報考了檢察院。
  在杭州市檢察院的下屬事業單位工作了一年後,陳泉又考進杭州市餘杭區檢察院,成為了公訴科的一員。一年鍛煉期過去,陳泉定崗在偵監科,也就是俗稱的“批捕科”。
   普法,需要更輕鬆的方式
  在一線工作的陳泉,幾乎每天都要接觸各色犯罪嫌疑人和各類刑事案件。世間百態,陳泉也算見過了不少。如果說只論案件數量多、工作強度大,年輕肯乾的陳泉倒也還能接受,那麼群眾的不理解、不配合,卻是資歷淺、經驗少的陳泉最鬱悶的地方。
  他曾經參與過一起故意傷害案的批捕,在這起案件中,公安機關所提交的證據並不能證明被害人的傷勢是由犯罪嫌疑人毆打所致。所以在經過院里審批,作出了不批准逮捕的決定,並建議公安機關補充偵查。決定作出之後,犯罪嫌疑人正好刑拘期限屆滿,公安機關依法對其採取了取保候審措施。
  讓陳泉沒想到的是,這次“放人”遭到了被害人的強烈抗議,因為被害人難以理解為何事情沒查清楚,就把人放了。而對於在批捕科工作的陳泉來說,“存疑不批捕”和“下雨要打傘”一樣自然。陳泉告訴記者,他其實非常理解被害人的心情。但隨著工作時間的變長,陳泉遇到的案子越來越多,他漸漸發現,說服一個當事人縱然容易,但要讓更多的人明白“法律”,需要一種更具傳播力的方法。
  愛刷微博的陳泉發現,不知從何時開始,網上風靡起了畫漫畫講故事的形式。於是,陳泉萌發了利用漫畫表現檢察工作的想法。陳泉把這個想法告訴了領導和同事,結果得到大家的一致贊同。
  就這樣,擁有三年基層檢察機關工作經歷和不俗繪畫功底的他,工作之餘,開始“搗鼓”起了自己的漫畫事業。今年2月27日,陳泉處女作《檢察日記》面世,讓他沒想到的是,本來只想發在自己微博上的“試水之作”,卻引發了巨大的關註。
  賣萌的漫畫風格、犀利的吐槽詞句和真實的生活體驗,陳泉的試水之作走紅了。網友的反饋沒有讓陳泉失望,“沒想到檢察院里還有此等人才”!好評滾滾而來。
   真實是法治漫畫的靈魂
  3月4日,陳泉一鼓作氣地推出了第二套漫畫《檢察日記(二)——赤子心》。而這套漫畫的製作,也是充分體現了他的“軸”和“強迫症”。在四五個不眠之夜裡,他花了不少時間在調整字體顏色、人物位置等細節上。“說不上是完美主義,就是有點強迫症,比如上面畫的一個檢察官膚色和下麵的不一樣,我就一定要調過來。”
  不過,慢工出細活,這套使用了柯南、狄仁傑、福爾摩斯、包大人等各色元素,還原檢察官日常形象的漫畫,再次傳遍網絡。杭州市檢察院的領導看到後也很贊賞,鼓勵陳泉繼續創作。由於漫畫不成系列,也不能定期更新,院領導商議後決定將陳泉的漫畫做成一個宣傳欄目,取名為《小軸說法》。
  “‘小軸’二字,尊重原創,也延續陳小軸之前的影響力。‘說’,則是用大家愛看的形式表現,而不是單純灌輸。當然,‘法’便是檢察的特色了。”杭州市檢察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劉波說。很快,新聞辦公室就接連推出了《小軸說法》“國家公訴那些事”“反瀆那些事”等內容。與此同時,杭州市檢察院還聯繫了浙江之聲和杭州之聲,在他們的“大號”上刊發《小軸說法》。
  就這樣,陳泉的漫畫漸漸走出了自己微博賬號的“一畝三分地”,開始出現在大V、官V、微信公共賬號等一系列新媒體中。在他的漫畫里,會有一些檢察官生活中的小趣聞、小糗事,甚至還能來一段檢察院版的心靈雞湯,讓人感嘆時間去哪兒了。
  “在創作的最初,只是想從一個普通檢察機關工作人員的視角出發,去看檢察官的工作。漫畫內容也不想做乾巴巴的普法宣傳,而是從一些有意思案件情節和工作趣聞出發,來反映檢察官真實狀態。”陳泉告訴記者,他從來也沒想過要在自己的作品里樹立一個多麼光輝正義的形象,只是想和網友們聊聊檢察官的日常,不僅是工作狀態,還有加班時的心酸,甚至辦案時的糗事。也正是這樣,真實成為了陳泉漫畫的靈魂。
  “萌”代表了檢察官的一種面貌
  “陳小軸”已經出了十多期漫畫,開始形成了三個系列的主題漫畫:《檢察日記》、《小軸說法》和《親子法律書》。漫畫的成功讓陳泉獲得巨大鼓舞和滿足的同時,蜂擁而至的約稿也開始打亂了他的生活節奏。對那時的陳泉來說,工作忙到晚上八九點,回家後再畫漫畫直到夜裡一兩點,是常有的事。
  陳泉覺得這也是他“軸”的一種表現,“既然開始做了就不願意放棄,寧願全部扛著,但自己的壓力也很大。儘管領導給予了理解,在案件上很照顧我,但工作總量擺在那,本職工作不能放下。”
  忙碌的工作讓《檢察日記》在長達四個月的時間里,沒有進一步的更新。“在偵監科工作時,也不知道漫畫能堅持多久,想法是越久越好,不過實在太忙了,覺得半個月能做一期就不錯了”。
  在各個檢察院同事們的鼓勵和幫助下,《檢察日記之三——理科男從檢記》重新在9月16日上線。考慮到陳泉的漫畫宣傳效果,市檢察院以全市檢察幹部“上掛下派”為契機,將26歲的陳泉從餘杭區檢察院偵監部門借調到了市院新聞辦。
  最近,陳泉開始嘗試了一些新的漫畫方式,將電影經典畫面加入到漫畫里,比如自己最愛的《別對我說謊》《絕命毒師》等美劇。除了新元素,陳泉也在不斷收集法律素材、研究法律案例,甚至還努力學習腳本設計和PhotoShop、PAINTER、OC技術,他說,“我的想法比較務實,就是希望通過一點點的努力去傳播、創造更好的法律氛圍。”   (原標題:"陳小軸":萌漫畫里的法治力量)
創作者介紹

SINGING

bwjvc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